不想汪的喵

素年锦时,人间万象

火O乍:

成为英雄之前
玩世不恭是他的铠甲
有一天他脱下了这副铠甲
穿上了另外一套
他想要do more
于是他做了
再也没回头
一路上
失去了反对他的朋友
也失去了支持他的人
有人说他桀骜不驯
他说巨大的成功需要巨大的牺牲

即便这样
最后
还是一败涂地

“Why didn't ...you do more”
他又想起了这句深刺入骨的话

盔甲里面的疤已经开始化脓

荼白:

谁还不是个狗子了…不不,谁还不是个孩子了。

狐狸狐狸鱼:

《我喜欢一切出乎我的想象》

●江城


刷朋友圈,见一姑娘说:郑州地铁二号线竟然有一站叫“小乔”,每次坐地铁时都要想一想,会不会有个“周瑜”来相配。

不由得会心一笑,然后记忆一下子就回到我考驾照的时候,那天,在这座城市尚未苏醒时,我坐上了驾校的班车开往目的地。我完全没有意识到那天会有什么不同。所幸,我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,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到身上时,我不经意向外看了一眼,忽然就被一个安静的路牌直击心房,那条路的名字竟然叫“红枫里”。

我习惯了这座城市里我走过的那些路:经五路、经七路、文化路⋯⋯每一个名字都责任分明,严肃认真,也几乎在任何一座城市都能找到同名,所以突然出现一个如此别致的名字,我想你一定能够体会我当时的惊喜。不禁好奇,是什么样的人会给这条路取这样一个名字,或者关于这条路究竟有一个怎样的故事?无论如何,取名字的人至少有一颗诗心吧。一座城市的人有诗心,这座城市便有诗意,我不知道有诗意的城市有没有未来,但它一定有当下。

忽然就觉得这一天有了那么一点小小的明媚。

但我并没意识到,我完全低估了这座城市的建设者,也低估了自己的幸运。

因为接下来,在我所乘坐的车不断穿越的光影斑驳中,我不断发现同样或者说更让我意外和惊讶的名字:玉兰街、丁香里、桃花里、雪松路,枫杨街⋯⋯我不知道桃花里是否有桃花,能否摘取桃花换酒钱,但我确定,我一定走到了谁的诗中。然后,我不自觉地打开了手机地图,果然,檀香路、碧桃路、合欢街、梧桐街,红椿里、盘槐里扑面而来⋯⋯我进了谁家后花园?就是从这个早晨开始,我觉得郑州这座城市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,我自己也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,学车这件事也不一样了。我不再敢觉得,郑州,我曾到过它的万分之一隅:甚至不再敢悲观主义,不敢对它、对任何事、对惊喜不满怀期待。

最近追了一部古装悬疑剧,每逢案情无头绪时男主角掐指一算便能起死回生,在很多人眼里绝对狗血脑残,但我追了好久,因为剧里有一条线索:毒药叫“捏死你的温柔”,易容术叫“女为悦己者容”,炸药叫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,救命药叫“能医不自医”⋯⋯幼稚吧?可我觉得单这“幼稚”听起来就已经很欢乐了。

剧情已经很累了,能换一种打开方式为什么不换呢?人生已经很严肃了,能换一种打开方式为什么不换呢?城市已经有它的坚硬庄重了,所以,如果也可以柔软轻美,那为什么不呢?

我喜欢这城市一切出乎我的想象。

(摘自《时代青年·哲思》2017年第12期)



瓜里评:光看作者的名字我大概猜不出是男生还是女生,读完文章我也依旧不敢下定论,但是我还是更倾向于把主人公画成了女生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作者是一位富有生活敏感观察力的人。路名,其实对于一个我们生活已久的城市而言,几乎是像空气般习以为常,且容易被忽略,就像文章所言,很多城市的主要干道的路名其实是毫无特色的,以我的家乡郴州为例,主干道“人民中路”、“青年大道”、“国庆南路”等等,其实放在任何一个城市都适用,但是我也有像作者一样,留意到这座城市一些不起眼的却有着极富诗意的小巷——我有看到过“燕子前路”、“乌石矶街”、“寒溪路”等等。想必,一个富有诗心的人,不论生活在哪一个城市,都总能找到不流于庸常的诗意吧~


插画刊登于《读者·校园版》18年第10期。

原文见——杂志插图 | 《水果与班级》&《我喜欢一切出乎我的想象》

(更多内容欢迎移步个人订阅号“狐狸狐狸鱼”)

入流亡所

z居士:

初学静坐,如何达到静?大家不要特别求一个静,姿势坐好,六根不用,眼睛不外视,耳朵听到外界种种音声,虽然非常吵闹,但六根意识不动,与你如同两个世界,毫不相干,闹市就同山林一样,内心自然就静了,何必再去求一个静的境界?当然,自己觉得心理的思想妄念来去不停,这是个问题。大家不要忘记了一切学问修持都从静中来,人性本来是静,动是后天的染污,从古至今,从生至死,始终是静,思想来去你不要理它,也不要欢迎它,不迎不拒,自然“随它落地自成灰。”你越想去注意思想,反而激荡内心的思想,发而成为外在的语言声音,从身心深入体会参透这些道理,慢慢就会进入观世音入道之门。


一上座你不要管自己的妄想,比如街上的车水马龙,我昼夜在此境界中,我把它当成什么声音呢?当成海潮音。普门品上说:“梵音海潮音”。观世音菩萨道场,在浙江普陀山。那海水的浪潮,比现在还要吵;风涛浪起,如同风吹高楼呼呼作响,各种声音都有。但是,你只是听到而不干扰,不是听不见声音。听不见不就如同死人一样?也不是用意去听它,本来现成,不要另外去听。声音来了是动相,声音去了是静相,动静二相只是相对的现象。能听的作用,它不在动相与静相之间,动来也留不住,静来也无所住,能知道动,能知道静,当体即空,一念不生,自然就对了,非常简单。


所以,楞严经二十五位菩萨报告自己修持的心得,观音菩萨作总结论说:“此方真教体,清净在音闻。”认为娑婆世界众生修观世音耳根圆通法门最好。所谓“圆通”,就是利用耳根听声音来修证。因声音前后、左右、上下、内外、十方无障碍,能够清净圆满通达进入道的境界。希望在座男女老幼共同走观音念佛的法门,不管行住坐卧之间,一心不乱的念去。念念之间与观世音菩萨根根相连,自然亲证观音菩萨“动静二相了然不生,”到达入流亡所的境界。


~~~~~


观世音菩萨是用耳朵起修配合音声。这个法门,我想你们修半天就可以见大效,自然心领神会,身体也得祛病延年,受用不尽。但是,有一点必需先吩咐大家,修这种法门,可以发起相似的神通,很快可以听到世间以外的音声,甚至可以预先知道要发生的事,你自然会有前知。但如果执着向这一面走,也很可能会走入魔道了。因你福德善行,功德智慧不够,走向神通的路线,道业容易耽误。其实既没有佛亦没有魔,只是怕自己玩弄神通,诱惑众生,怪力乱神,以神通自满而妨碍菩提大道。


如果把菩提大道比喻作一百层楼,玩弄神通可说只到第二层楼,再也上不去。这句话我先申明在先,希望男女老幼,尤其是老一辈的道友们都要注意,必须走渐修的路线才有成就。老一辈的朋友们,又有道德,又有学问,那么多年来,我只看到你们垂垂老矣!衰病不堪,大概是修乌漆菩萨法门,一脸乌相。先不讲有道无道,对生理效果应先见效。


佛法是非常科学的实证,因此,大家应各走各的路,个人选定一门深入,至死不变。有人修念佛三昧,那还是依此修,有人持大悲咒习惯还是持大悲咒,有人念六字大明咒达到一心不乱,则还是念六字大明咒;或修六妙门、白骨观,种种法门都可以,但是,大家不要变来变去。有人如果有其他信仰祷告,一样的可以各走各的路线,选定一门。或者有人说:“我什么法门都用不上路”,那你就用观世音法门。


我现在讲话的声音与外面车水马龙的声音,大家都听到了,但不要注意听它;现在鞭炮声也听到了。鞭炮放过就清净了,本来清净的。这是最粗浅的观音法门,马上可以体会。不管是念佛也好,走任何修行法门,慢慢宁静回转来可以听到自己身体内部的声音,不需做任何功夫。身体内部本来是有声音的,为什么大家听不见?如果从事科学研究,人体血液的流动,心脏的跳动,身体内部音声的震动,却比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声音还大。老子说:“大音希声”。宇宙运行的声音很大,可是人们自己习惯了,反而听不见。银河系统声音最大,我们人类也听不见。连我们身体内部的音声也是一样听不见。


什么时候你才听见呢?当人睡下去靠在枕头上,还没有睡着以前,你用手把两耳朦起来,像包饺子把耳朵合拢起来,此时就听到心脏血液流动声音很大。搭乘飞机时的噪音或在战场上炮弹爆炸的巨声,拿手朦起耳朵,同样比较容易与外界音声隔离;那时,内在音声就很大。但是,修持观音法门的人,在静态之时,可以听到自己内在的音声;即使在最热闹的地方,还是可以听到自己内在的音声。修持到此地步,身体上的转化,可以到达相当的情况。慢慢听自己内部的音声静下去,血液流动、心脏跳动的音声都静下去,静到什么程度呢?连身体内部的音声都清净了,那时会出现一种非常奇妙的音声。顺便告诉你们,当年我在四川峨眉山顶上闭关时候的经验。


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峨眉山顶上,冰天雪地中,夜里起来静坐,万籁俱寂,飞鸟亦无,清净境界,如身游太虚中,安心自在,就像神仙境界一般非常舒适。而且常听到虚空中天乐之音,非常美妙。因而想到庄子所谓“天籁之音”。庄子形容冷冷然、清雅悠美浑厚的音声,那真是闻所未闻的天音。依我的经验,现在虽在吵闹的都市中,心灵一静,天籁的梵音仍然可以听到,与嘈杂的音声毫不相碍。所以恳切希望诸位依此修观世音法门,一定会有所成就。


摘录自《定慧初修》